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工作动态 >> 地方动态
地方动态

信访“浦江经验”如何炼成:
落脚点放在“事要解决”上 杜绝“漂亮话”“太极拳”

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 www.gjxfj.gov.cn日期: 2020-06-30 来源: 瞭望

【字体:   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】

2019 年 10 月,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花桥乡镇村干部在村里解决矛盾

杜绝 “漂亮话”“太极拳”,把落脚点放在 “事要解决” 上,重视初信初访,把矛盾化解在萌芽、解决在基层

“简单信访马上办、一般信访快速办、疑难信访监督办”,浙江省浦江县的实践让矛盾化解提速增效

面对群众矛盾,干部的 “漂亮话”“太极拳” 不见了,还个个 “往矛盾窝里钻”;

面对百姓诉求,浙江全省曾经的信访 “重灾区” 不见了,蜕变为全国信访先进县。

近年来,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树立 “从源头化解矛盾” 理念,不放过一个矛盾,变群众上访为领导下访,把群众诉求化解在 “当时”“当地”。

“心无百姓莫为官。接待上访群众不能怕费事,要真用心、真给解决。” 浦江县委书记程天云说。

受访专家认为,当前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重压力下,一方面因疫情拖延的信访有回潮的势头,另一方面疫情期间新增劳资纠纷、合同纠纷等有井喷迹象。注重矛盾化解理念创新,对疫情下半场保持社会稳定、保障民生权益、护航经济发展具有借鉴意义。

用最低成本解决问题

疫情影响巨大,浦江是个缩影。据初步统计,疫情防控一级二级响应期间,浦江政府热线受理的来电、网上信访中,涉疫占比 76%。

干部下沉解决好信访问题,在浦江有着十多年的良好传承。“2019 年,县委书记批示最多的是人民来信,全年信访批示件 478 件,件件督促部门加快办结。” 浦江县信访局局长倪伟虹说,老百姓因信任而信访,这也是解决问题所需成本最低的方式。

当地要求干部接访,杜绝 “漂亮话”“太极拳”,把落脚点放在 “事要解决” 上,重视初信初访,把矛盾化解在萌芽、解决在基层。

近年来,浦江持续推进下访接访工作规范化、制度化、科学化。如每月 15 日县党政领导雷打不动到乡镇下访接访,变联系乡镇为包干乡镇;推动信访 “最多跑一地” 改革,让群众最多跑一次甚至不用跑也能办成事;组建 244 支联心服务团固定联系每个村(社区),既当联系员代办员,又当调解员服务员。

此外,浦江建立了 “简单信访马上办、一般信访快速办、疑难信访监督办”,让矛盾化解提速机制;探索 “信访超市”“民情民访代办制” 的改革机制等,一套系统化实践正在形成。

同时,启动 “民情暖哨” 工程,完善网上信访工作机制,及时处理群众在 “民情暖哨” 平台反映的各类诉求,开展网上三服务,积极引导疏解群众情绪,实现有事说事,无事解结的目的。目前,“民情暖哨” 平台每天收到各类诉求 50 余件,信息办结率和满意率都达到了 95% 以上。

在矛盾多发处反思

化解矛盾,要从根源上 “破”,从制度上 “立”。

受访专家认为,信访工作不仅要化解具体矛盾,还要梳理提炼各类经验教训,形成科学认识和制度体系,从而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。

这些年,浦江坚持 “什么问题最突出,就全力解决什么问题”。这里,曾污水横流、违建遍地,65% 的信访都与污染、违建相关。当地以此为突破口,开展了全域 “五水共治”“三改一拆” 行动和 “千万工程” 建设,3 年消灭所有黑臭河、牛奶河,创下浙江首批无违建县和首批美丽乡村示范县。

经此一役,浦江信访总量大幅下降,从全国信访大县变为全国信访先进县。

“群众如果因同样的事信访,要反思我们的政策是不是有问题。” 程天云说,通过 “信访倒推” 调整政策,一些共性问题得以解决。比如,这些年农民因建房信访不断。浦江通过拆除违建、盘活政策、调整规划等方式,解决了 8000 多户无房户、危房户的 “住房难”。

“住房问题曾困扰我们,甚至影响到儿女。现在搬迁至寺前村集聚,丑小鸭也变白天鹅了。” 看着居住的危旧房成为历史,浦江县檀溪镇岭脚村一吴姓村民感慨道。

“群众为上访的事苦恼很久,我们更要用心办理、快速办结。” 程天云说,浦江努力将初次信访化解在萌芽状态。近三年,受理初次信访件 4703 件,十日办结率 100%,平均办理时长为 4.56 天,办理满意率达 98.97%。

通过一系列举措,2002 年至 2019 年间,浦江信访总量下降了约九成,获得全国信访系统先进集体,被相关部委总结推广为信访工作 “浦江经验”。今年初被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确定为 “下访接访” 标准化工作试点。

浦江经验助推基层治理

疫情平稳后,劳资纠纷、合同纠纷、消费纠纷等矛盾将呈快速增长态势。受访专家认为,运用 “浦江实践” 积累的经验方法,对疫情后社会矛盾化解、进一步完善基层治理等方面具有借鉴意义。

首先,浦江探索打通矛盾化解 “最后一公里”。领导干部要放下身段、坦诚面对问题,为群众排忧解难、维护群众权益。

倪伟虹说,浦江各乡镇综治中心设立法官工作室、律师调解室,坚持在诉前、诉讼、复议全程协调化解,打通诉源治理最后一公里。2019 年新收诉讼案件和民商事案件下降幅度均居金华市第一。发挥社区、社工、社团等 “三社” 力量,参与疑难信访化解。同时,着力加强法治建设,营造 “不想访、不用访和最多访一次” 的信访生态。2019 年,浦江荣获 “全国法治县创建活动先进单位”。

其次,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,注重源头预防和化解。

疫情是一次大考,信访工作又兼具双重性质,既是基础性的群众工作,又是常规化的法治工作,需要将战时的特殊背景和群众的合理诉求、法律专业的刚性与群众工作的柔性相结合,增强处理结果的权威性和公正性。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尊法学法守法用法,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、推动发展、化解矛盾、维护稳定、应对风险的能力。

再者,“敢于往矛盾窝里钻”,把攻克难题作为发展主抓手。曾经浦江人民对环境污染深恶痛绝,随后通过治理唤回了绿水青山,顺应了群众期待。当前,人民对发展经济尤为关注,浦江大力优化营商环境,去年民间项目投资增长 177.8%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增长 70.3%。

多位专家调研认为,浦江信访工作如能实现良性循环,既可以拉近党群干群关系,更能以信访工作为突破口助推其他领域工作,有效降低矛盾处理的社会成本。不管是疫情引发的新矛盾还是历史遗留老问题,都需要主动出击、积极作为,“硬骨头” 一个一个啃,以发展促问题解决。
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20/06/30 11:00: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