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信访广角 >> 典型推介
典型推介

痛惜!信访战线上停不下来的“逆行者”,倒在了战“疫”前线……

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 www.gjxfj.gov.cn日期: 2020-02-25 来源: 中国网

【字体:   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】

2月18日早上7点16分,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信访局副局长张静接到老韦的电话,电话里却传来了小韦的声音:“张局,我爸爸没了……”

老韦叫韦长春,是江干区信访局四级调研员。疫情发生后,他主动请缨,参与江干区丁兰街道建塘、赵家苑两个社区防疫工作。

2月17日晚,多年积劳成疾的韦长春在家突发心梗,18日凌晨因抢救无效去世,年仅57岁。这位第一时间下沉街道、多日来牢牢扎根在基层的“逆行者”,倒在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“疫”前线。

如果老韦没出事,现在他应该还在丁兰街道疫情防控的一线上。

如果长春没有走,疫情结束后,我还要和他去社区居民家里走访,继续调解未完的老旧电梯改造……

可惜,没有如果,韦长春的突然离去,让人心痛,令人扼腕。

韦长春

一支笔,一个本

走楼入户的背影在记忆中定格。十年前,韦长春开始从事信访工作。到了快退休的年纪,大多数人的工作节奏都逐步慢下来,57岁的韦长春却依然斗志昂扬。

2020年1月27日年初三,韦长春从老家赶回来,第二天就去了民情联系点。1月28日以来,丁兰街道赵家苑社区的防疫日记里,记录着韦长春一次次参与一线巡查、走访和蹲点防控的工作记录。谈到他,赵家苑社区党总支委员胡志深印象里就是一支笔、一个本,还有那个走楼入户的熟悉背影。

除了认真协助社区做好居家观察管控、岗亭巡查、证件检查、体温监测和心理疏导等工作之外,面对居民群众对严管严控工作的不理解、不配合等“家门口”的矛盾纠纷,他立足本职、发挥专长,把纠纷调解、投诉回复、来电处理等繁杂任务统统揽过来做。

韦长春的工作笔记

2月13日、14日,连续两天,杭州新增新冠肺炎确诊数中都有丁兰的病例。一时间,“丁兰成为疫区”的谣言四起。察觉到居民渐渐有些慌张的心情,韦长春立即利用他的专业优势,耐心细致地向居民讲解防疫政策,为居民做心理疏导,叫大家不信谣、不传谣。同时指导丁兰街道第一时间公布确诊病例的情况,向社区提了不少治理方面的“金点子”。

一天接了20多通电话,楼道跑了两个小时一刻未歇,听到他沙哑的嗓音,别人劝他“别那么拼,要注意休息”,他却总是摇头:“组织派我来,不是专门来听好话的,是来答疑解惑的。”

疫情防控期间,丁兰街道有580件关于新冠肺炎的信访件,都是由韦长春牵头进行解决和答复的。“韦主任是做群众工作的一把好手。”赵家苑社区书记周栋梁很感慨,“他这个‘专家门诊’,老百姓很相信。”

微信步数3万+

他一步一步走进百姓的心里。韦长春不知疲倦地奔波着,汽车后备箱里常年放着一只拉杆箱,里面装的是出差用的衣服,似乎总是准备着“随叫随走”。

自从下沉社区以来,他几乎没有一天完整的睡眠——群众来电来信的大量信息,他一一亲自处理,直至深夜;物资紧缺的关键时刻,他四处奔波、多方联系;在丁兰街道疫情管控压力最大的时候,他毅然挺身而出,主动报名,志愿服务疫情防控工作……

他联系的赵家花苑小区是安置房小区,消防设施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,已经瘫痪了三年。“在他的跑腿对接下,区里面批下来40多万元资金,社区的难题终于解决。”周栋梁说,因为老韦待人随和,大家伙都叫他“韦师傅”。

韦长春(右一)在抗疫一线

每次江干区的“周三访谈夜”,韦长春都会早早来到社区。“小胡,今天我们去走个几户”“上次的老何家,我们等下再去下”……

摊开他的民情笔记,密密麻麻写满了走访时居民提到的问题。打开他的微信记录,步数3万+是常有的事。总是在朋友圈里默默占据微信运动排行榜前列的韦长春,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百姓的心里。2018年度,韦长春被评为江干区新时代担当作为干部。

在江干,很多信访人都喜欢找韦长春,因为他特别耐心,能打开老百姓的心结,然后解开矛盾。“我们做信访工作,和医生一样,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韦长春说,在他眼里,担当有为是“始终以人民为中心,尽最大努力,帮老百姓排忧解难”。

军人风骨挺立

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“我来”。韦长春在部队经历了28个春夏秋冬,军人的风骨和品格,在他身上始终不曾改变。来到地方后,他始终以一名优秀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,严格自律、低调务实、简洁干练是大家对他最直观的印象。

区信访局副局长张静这样评价他:“老韦这个人很实在,跟他交流起来很简单,从来不跟组织谈条件、讲要求,听到最多的就是‘是的’‘我来’‘拿下了’,就像我们的老大哥一样。”

“老韦就是局里的老黄牛,把最后一道关交给他守,我们都很放心。可惜……”江干区信访局局长陈天武的话里,满是惋惜。

“若有战,召必回。”他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,面对疫情他亦毫不犹豫地践诺而行。而奋战在“疫线”的也不止韦长春一人——

他的爱人是丁兰街道勤丰社区楼道长,也是一名志愿者,疫情中一直在参与楼道志愿服务,为居家医学观察点人员购物、买菜,碰到社区物资最紧缺的时候,还把家里的额温枪和口罩拿给社区门岗急用。

他的儿子韦玮是江干区采荷街道常青苑社区党委委员、副主任,疫情爆发后,他二话不说告别家人,抗“疫”至今。

喧嚣过后,留给家人的,是永恒的寂寞与心痛。

父亲去世的那晚,韦玮也一直坚守在社区防疫岗位上,从未想过再次见到父亲,竟是从急诊室里推出来的冷冰冰的父亲的脸。回忆起父亲,韦玮悲伤着、骄傲着,他说:“父亲一直以军人的作风教育我、感染我、引领我。”

老韦走了,但他引领的绝不仅仅是韦玮一人他把自己的足音留在了战“疫”前线,那里初心闪耀、脚步铿锵。
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20/02/26 09:52: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