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::: 今天是 
站内搜索   

局 长: 舒晓琴
副局长: 张恩玺
副局长: 李 皋
纪检组长: 胡 冰
副局长: 赵晓光
副局长: 范小毛


  负责处理国内群众、境外人士、法人及其他组织通过信访渠道给党中央、国务院及领导同志的来信来电,接待来访。
 


办公室
综合指导司
办信一司
办信二司
来访接待司
研究室
督查室
人事司
机关党委
监察室
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
离退休干部办公室
机关服务中心
信息中心

  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工作要闻

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正式实施
国家信访局 ( 2014-07-07 09:07:05 )
【字体: 打印本稿
【推荐
关闭

    1日,普宁信访局,信访干部(面对镜头者)在接访该日首位访民。张学斌 摄

    1日,新的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正式实施。该条例在诉访分离、明确各级责任主体责任、建立重大信访问题倒查责任等方面建立了一系列重要制度,对信访制度进行了全面的规范与明确。

    南方日报记者兵分四路,前往省信访局以及珠三角、粤东、粤西多地信访部门蹲点观察。记者发现,信访条例受到了信访部门工作人员的肯定,部分访民也对新条例的一些规定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现场▶▷

    实施首日,上访人数冷热不均

    1日上午9时,普宁市信访局正在开会,布置一天的工作。当日是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实施第一天,会议开始强调注意事项:涉法涉诉怎么办、接访群众注意哪些问题、网络信访该如何加强……

    很快,当日第一个信访者来了。来人是一名退休老职工,反映当地水价收费“不合理”;第二宗信访,三兄弟一同前来,反映自家祖坟被他人推掉;第三宗信访,反映家人在村中被打伤、医药费无着落……工作人员一一耐心倾听并记录下来,承诺将意见转交给相关部门。

    东莞市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则遭遇了“挑战”。当日上午10时,东莞市信访局迎来《条例》实施后当地第一位涉法涉诉的信访人。52岁的陆凌(化名)因被拖欠承包工程款,在几年前打了场官司,此后虽然胜诉,但工程款至今未能执行到位。

    按照新的规定,信访局不能受理涉法涉诉的信访案件。“非常抱歉,您的情况属于典型的涉诉案件,应该由法院接访。”接待陆凌的工作人员解释。

    跑了“冤枉路”,陆凌有点不高兴。工作人员连忙向陆凌赠送了一本刊有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的绿色小册子,“您有空时可以看看,往后就不会走错部门耽误时间了”。最终,在工作人员的耐心解释下,陆凌也礼貌地表示了感谢。

    下午,陆凌依指引来到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室。仔细询问了陆凌的情况后,东莞市中院的工作人员发现,陆凌的情况属于判决执行不到位,依照属地管理和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中逐级信访的原则,应该先前往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反映相关情况。随后,东莞市中院信访科主动联系了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信访部门,协助陆凌预约了该院信访部门和执行局相关人员接访。

    类似的一幕,1日在省政府接访室也频繁上演,10余名来自顺德的村民,在工作人员的耐心劝说下转向省高院反映情况。

    与上述几个地方的“热闹”相比,吴川信访局一楼的信访大厅相对冷清。截至下班时间17时30分,工作人员吴旗仅接访了3名来访群众,他们分别反映了环保、养老补贴和违建住房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记者现场目睹,来访群众在吴川市信访局逗留的时间人均不超过20分钟。“今天虽然是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实施首日,不过上访人数并无明显变化。”吴旗告诉记者。吴川市信访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3年,到吴川市信访局上访的群众共有452批次1041人次,日均不足3人次。

    分析▶▷

    越级上访量预计会整体下降

    《条例》实施首日,虽然一天的时间仍不足以显现出变化。但在信访工作人员方面,他们为《条例》的实施提前做了大量准备工作,《条例》也早已对他们的工作产生了直接影响。

    记者在省政府接访室看到,关于信访部门不能受理涉法涉诉案件的告示于今年2月份就已贴出。现场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最近每天都要向大量反映涉法涉诉案件的访民解释规定,并指引他们前往相应级别的职能部门反映情况,“有的人会觉得诉访分离是在让我们工作变得轻松,其实不然,相应地我们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耐心去安抚访民不理解的情绪”。

    东莞市信访局相关负责人也认为,信访条例的最大亮点是完善了诉访分离制度:“以前,面对涉法涉诉案件,信访局虽然也会接访,但随后的主要工作还是向访民进行解释和劝导,让他们通过法律诉讼渠道解决问题。现在诉访分离之后,信访工作变得更加规范,各个部门的职责也更加明晰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从更深的层面来讲,诉访分离的意义在于树立了法律的权威地位,这对于建设法治社会是十分必要的。

    普宁最近一个解决的涉法涉诉信访事项是在今年5月份。此前两户村民因一小块土地的使用产生纠纷,闹得不可开交。镇里为此成立了专门工作组,信访部门多次开会协调,工作人员多次约谈双方当事人,折腾了近2个月,最后要求这块地恢复原样,当事村民这才满意签了《承诺息诉罢访协议书》。当地信访工作人员举例,《条例》实施后,这件事其实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

    《条例》的另一个焦点是不允许越级上访。作为县一级信访局是否会面临上访群众回流的现象,吴川市信访局副局长柯云龙认为,越级上访的群众其实大部分本身也是在当地已经登记过的访民,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带来太大的人数变化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反而会出现越级上访群众数量和上访群众数量一起减少的现象。“‘信访事项程序性受理告知书’会明确告知上访群众信访部门在何年何月何日前决定是否受理,在此期间不要重复来访或越级上访。只要这两个情况减少了,加上涉法涉诉事件分离,即使将来有部分以前越级上访的群众回流,但总体上访量将呈下降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信访条例,应该是60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毕问题,现在很多越级上访的群众都是因为心情焦急,一个星期都等不了。”柯云龙介绍,为了让民众尽快熟悉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,当地已经开了3次培训会议,并印发相关资料,让片区的相关负责人熟悉后再向民众普及。

    思考▶▷

    诉访分离,不能让群众误以为推诿

    不过,虽然《条例》提出了诉访分离,但到底如何界定信访事项是否涉法涉诉?这是基层信访工作人员目前普遍面临的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“比如私人财产纠纷和合同争议,如果有法院受理或公安立案了,这很明显是涉法涉诉范围的,但如果只是纠纷,公安法院也没受理,他来到信访局反映,我们该怎么办?”柯云龙举例,为了避免出现真空地带,目前吴川市信访局采取的做法是“凡是不能明确是涉法涉诉的信访局都先受理”。

    普宁市信访局局长黄玉如的想法是,如果碰到疑难复杂信访事项,应召集司法机关、仲裁部门、律师等与信访工作人员一齐坐下来,听取多方面的意见,以防误判。

    在普宁所属的揭阳市,同样面临如何准确甄别涉法涉诉与否的问题。揭阳市信访局副局长袁瑞荣认为,对于暂不能明确判定的问题,信访部门将登记后转交给政法机关,根据当地相关规定,如到时问题未能有效化解,造成负面影响,相关单位将被追究责任。“这样做的目的是压实各部门责任,不能让群众误以为信访部门不受理就是推诿。”

    相对应的是,法院可能承担更多的涉诉工作。揭阳中院信访室主任陈志锐介绍,结合当地实际,他们采取“判后答疑”制度,对当事人不服生效判决进行申诉的案件,当面再加书面解释,详细地阐明法理与道理。此外,他们梳理了信访工作流程,院长、庭长预约接谈,进行司法救助,从制度上保障信访工作。

    面对信访条例实施之后可能突然增多的涉法涉诉案件,东莞市中院也做了大量的准备。该院相关负责人称,为了更好地承接涉法涉诉案件的接访工作,该院设立了信访科,安排熟悉审判业务、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人员到信访岗位。在传统的信访渠道之外,东莞市中院还开通了电话信访、院长电子信箱、官方微博、网上信访等渠道,并开设了远程视频接访系统。

    在完善网络信访方面,东莞市信访局在《广东省信访条例》出台之后,也结合实际情况,制定了一套工作制度,以确保网上信访件办理工作更规范高效。

    东莞市信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在近年来东莞全市越级信访总量整体呈下降趋势的情况下,网上信访量2013年同比“逆势”上升16.89%。该负责人认为,这表明网上信访渠道可以切实帮助信访群众排忧解难,并逐步赢得市民的认可,影响越来越广泛,越来越多的市民放弃了传统的信访方式,转而选择更为理性、平和的网上信访方式。(记者 梁文悦 张学斌 李书龙 戎飞腾 通讯员 王创辉 发自揭阳 湛江 东莞 广州 来源:南方日报)

    





版权所有:国家信访局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8号
京ICP备05071744号